大华李柯卸任「空降」总裁为何又「火速」离场丨附独家专访

大华股份的李柯时代正式宣告结束。

雷锋网:你如何理解当下的安防市场?有什么不一样的洞察?

“5年之后,如果大华在视频物联这个大产业能够排到全球前五,我们就是一家伟大的公司,我希望可以去见证。”

在接受雷锋网AI掘金志专访的一个半小时里,他谈到了当下、超越、矛盾、未来,从事件到人物、从人物到故事、从故事到变革,从模拟时代讲到IP时代,再讲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时代。

雷锋网:那么这些豆瓣酱和味精,大华如何决策做还是不做?

李柯:一个产业的格局演变取决于各个玩家的战略选择,战略是有时效的,当前安防产业的变迁对于各个厂家的战略选择都是一个挑战,因为战略决定方向,方向决定未来,所以现在还没有办法预估未来的事,就我个人的观察,大家的战略选择未来肯定会有差别。对于大华来说,还是会坚定自己的步伐,持续在自己聚焦的领域进行投入,高筑墙、广积粮。

在操盘大华两年多时间里,他做出了可圈可点的成绩,将这家老牌安防企业原有的基因成功激活,也给安防市场添上了绚烂的一笔。

雷锋网:你觉得目前市面上的AI算法公司做得怎么样?

二、他领导下的大华,业绩稳步提升。

对于离开大华后的未来规划,他告诉雷锋网AI掘金志:

李柯:用商业思维去衡量,落地之后,能给客户增收或者降本增效就不是半吊子工程,否则就是。

此前,他曾告诉雷锋网,传统安防市场正在发生着深刻变化,这个变化一方面是技术的驱动,另一方面也是行业业务转型的驱动。

3、受邀参观大华展厅后很心动,这些摄像头就是视频大数据的入口,是宽带物联网感知端;另一方面,各行各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是一定未来的趋势。大华的平台非常好。

过去两年,受限于经济下行、部分PPP项目清理、海外贸易摩擦等因素,安防市场遭遇不小冲击,增长速度相对放缓。

从某种意义来说,当李柯把真实的自我带入AI安防角色中的那一刻,他就已回到主场。

在这个过程中,当局者应该在考虑竞争的同时,更重要的是加强自身内力修炼,为客户创造价值从而增加客户黏性。

AloT和SDTV是支撑大华HOC落地的技术路线和架构,也是他们的业务规划和方向。

埃尔南德斯的母亲格尔尼卡25日说,这项判决可能会让其他边境巡逻队队员更加胆大妄为。

业务版块上,2019年大华将中国区业务划分成了四大版块。分别是以政府为核心的 To G 业务,以大企业为核心的 To B 业务,以中小企业为核心的 To SMB 业务和以消费者为核心的 To C 业务。

按目前安排,若英欧未能在“脱欧”过渡期内达成贸易协议,且过渡期不再延长,双方将重新回到世界贸易组织框架下开展贸易。舆论认为,这种情况一旦出现,将造成“双输”局面。

首先AIoT是未来的趋势。大华未来发展方向就是基于视频及相关感知领域智能化,从而把物理世界改变成数字孪生世界。并通过大数据的碰撞和计算实现业务的智慧协同的智慧孪生世界。

雷锋网:你之前演讲的时候提到:大华是一家人工智能公司,这是口误吗?   

安防正在“去安防化”

此前在接受雷锋网专访时,我问李柯:“你最终想把大华带到怎样的高度?”

一、他领导下的大华,提出了“AIoT+SDTV”双引擎战略。

不管是传统的安防企业还是新进入的独角兽企业,也包括关注这个产业已久的ICT互联网巨头,解决方案不再是产品的组合,而是需要理解客户的业务场景,销售模式也不再是为了卖产品而卖产品。

三、他领导下的大华,积极变革、力求突破。

雷锋网:这个芯片团队的具体作用是?

埃尔南德斯的家人向美国联邦法院提出诉讼,指控梅萨违反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不得在无正当理由情况下动用致命武力”,以及第五修正案“不得未经适当法律程序而剥夺生命”的规范,要求赔偿损失。

分析人士认为,英欧第二轮谈判如果因新冠肺炎疫情影响迟迟无法开始,“脱欧”过渡期可能将不得不延长。

梅萨2010年在得州边界开枪击中墨西哥少年埃尔南德斯脸部,导致其身亡。

2018年,大华推出“大华HOC(Heart Of City)城市之心”战略,在“全感知、全智能、全计算、全生态”支撑下,为城市、行业和消费者市场提供系列化解决方案与产品。

雷锋网:你提倡竞争吗?现在最大的竞争对象是谁?

李柯:不会,产业链的复杂度不是想象的那么简单。

在此之前,他曾在华为任职21年,最高官至南美区总裁、集团副总裁。

本月初,英国与欧盟在布鲁塞尔进行了为期4天的英国“脱欧”后首轮谈判,双方分歧严重。第二轮谈判原定于18日在伦敦举行,但因新冠肺炎疫情取消。

李柯:行业在变革、企业也必须变革。我们要做的是通过培训、赋能、实战,帮助大家跟上大华现在高速转型的这辆列车,但是不能保证每个人都跟上这辆列车。适应不了快速转型的人、没有学习意愿的人,那就没有岗位给到。

得知这一消息后,雷锋网AI掘金志第一时间联系到了李柯本人。对于突然离职的原因,他解释,“有些信息不便透露,目前还是想先休息一阵子。”

担当1031天改革操盘者的李柯,于今天正式卸任大华股份董事与总裁职务;同时,大华股份创始人傅利泉回归接任。

2019年10月,李柯在接受雷锋网专访时首次公开谈及加入大华的原因:

他的火速离职,也瞬间引发了行业热议。

今日,大华发布2019年度业绩快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收260.90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0.25%,实现营业利润34.42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7.47%,实现利润总额34.46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4.27%,实现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31.63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25.04%。

雷锋网:所以你认为当下的安防还是一个风口?

埃尔南德斯家属律师表示,埃尔南德斯当时只是在和一群青少年玩游戏,游戏规则是必须从墨西哥这一侧穿越涵洞碰触美国边境围篱,再跑回墨西哥。

雷锋网:大华好像也有芯片相关部门,在做一些类似的工作?

1、我硕士期间的研究课题便是人工智能,面向神经网络并行计算和识别方面课题,一直以来,对AI都比较熟悉,也比较感兴趣。

以下是去年安博会期间,雷锋网对李柯的专访实录,印象中的他,谈起AI安防,有着说不完的话。

大华业绩的稳步增长,得益于其对安防市场的整体把握。

英国于今年1月31日正式“脱欧”,“脱欧”过渡期随即开始。英欧关系在过渡期内维持现状,以便双方就英国“脱欧”后贸易关系达成协议。

李柯:没有竞争就没有进步。还是原来的逻辑,因为重合度太高,所以必然会有竞争。

在这个变化过程中,不再是原来安防产业所经历的模拟到数字,标清到高清这样的升级变化,而是产业边界的模糊与外延的扩大。

他对技术落地、应用了然在心;对于行业大势、企业定位娓娓而谈。

李柯:我们现在有一个三百人左右的芯片团队,同时我们和海思、安霸等芯片厂商也有很好的合作。

行业在变革,企业也必须变革。

自李柯上任以来,其不断推动大华从硬件思维向解决方案转型,研发端引入市场评估体系,产品交付开始走向前台,“城市之心”战略便是典型的以应用为核心的软硬一体化解决方案。

雷锋网:接掌帅印两年后,你有什么新感触?你给大华带来了哪些变革或者新元素?

李柯:还是商业思维,要学会算账,别人能做好的,成本更低的,我们就拿来用。

AIoT强调以视频为核心的感知和智能的能力,实现对真实场景的全面感知;SDTV强化客户的业务理解,围绕数据的价值计算,去打造软件和算法,通过AIOT+SDTV构建面向用户价值链的闭环。

李柯:今天的安防已经不是过去传统意义的安防,业务范围不仅仅是安全防护。确切讲是视频物联或者基于视频的人工智能发展是未来的方向。

李柯:这两年市场的舆论过热了,现在环境的竞争关系不是简单的0和1的关系。未来的市场更多的还是竞合关系,产业链越长,亦是如此,优秀的企业需要有能力构建合理的技术生态和商业生态。

雷锋网:那AI芯片创业呢?

梅萨没有面临刑事指控。美国边境巡逻队曾表示,埃尔南德斯在墨西哥侧边境朝巡逻队队员扔掷石块;美国联邦调查局则指控埃尔南德斯是移民人口贩子。

雷锋网(公众号:雷锋网):如何变革?

雷锋网:后期芯片这块,会不会受到国内相关公司的掣肘?

李柯:一方面,增强自己的能力,大华自身也面临数字化和智能化挑战和变革,比如IT架构方面、业务流程重组等,逐步提高运营效率;另一方面聚焦客户,从客户需求出发来指引研发的精准投入。 

李柯:正如我前面讲过的芯片是个高投入的产业,我们自己做的主要满足个性化需求,如果说海思等厂商提供的是主食,我们要做的就是味精和豆瓣酱,能让菜肴更美味。

报道称,以保守派法官占多数的美国最高法院,最终以5比4维持原审法院的判决,驳回对美国边境巡逻队队员梅萨的诉讼,持自由派立场的法官对此持有异议。

李柯:不是,这是指导我们公司发展的战略方向。

“后面还是会选择自己熟悉的ICT行业中基于大数据算法以及区块链等技术在行业中的机会看看。”

在正式递交辞职申请的前一个月时间里,李柯的微信朋友圈发布的大部分内容都还与大华股份相关。

除此之外,他们还积极布局海外市场,加大高端产品的投放力度。典型的项目包括:匈牙利边境线项目,丹麦大型智慧停车项目等。

李柯:这不一定是一个很好的选择,集成电路是一个高壁垒、高投入、高迭代的产业,不像大家通常理解的用几个开源的IP做个SOC就行了,这是个系统工程。

报道指出,判决与特朗普政府对埃尔南德斯案件的立场一致,或为其他类似案件审判提供借鉴。

当然也有适应不了快速转型的人,所以看到,大华李珂时期,员工离职率相比傅利泉时期会略高一些,包括管理干部的流失。

2017年4月, 李柯空降大华,出任公司董事、总裁。

而这,距离他在大华的首份三年期任职合同到期还有65天。

埃尔南德斯家属律师希利亚德说,“没救了……这种暴力和无端枪击,会削弱美国的宪法基础。”

雷锋网:听说这一段时间大华离职率相较去年同期会高一些,包括管理干部的流失。

如果说傅利泉是大华从0到1开拓绕不开的人物,那李柯就是大华从1到N发展的重量级嘉宾。

约翰逊当天在英国议会下院回答相关提问时表示,目前英国的首要任务是应对新冠肺炎疫情,“脱欧”过渡期已由议会立法确认将于12月31日结束。

对于城市级业务解决方案,大华股份提出“1+2+N”为整体框架,即一个平台——大数据平台,两个中心——城市运营管理中心、城市安全中心,N类行业应用。

雷锋网:你预测未来会沿袭现在的产业结构吗?还是会有新一轮的洗牌?

李柯:今天的很多人工智能应用距离产业化还有一段距离。人工智能是技术,技术需要产品化、需要产生价值,做产品也好、做解决方案也好,不能做半吊子工程。

雷锋网:什么是AI半吊子工程?

行业无战事,竞合是趋势

2、离开华为以后,我希望能够操盘一个产业,而这个产业一定是经济、技术的发展趋势才行。

李柯:大华不知不觉就从一条小溪汇入了大海,风会更大、雨会更大,遇到的挑战也会更大。在这个过程中,首先要活下来,要清晰定义自己的业务逻辑和边界,并持续聚焦到这些领域。 

今天来看,未来大华的辉煌与否,他都无法参与见证了。

1、我硕士期间的研究课题便是人工智能,面向神经网络并行计算和识别方面课题,一直以来,对AI都比较熟悉,也比较感兴趣。 2、离开华为以后,我希望能够操盘一个产业,而这个产业一定是经济、技术的发展趋势才行。 3、受邀参观大华展厅后很心动,这些摄像头就是视频大数据的入口,是宽带物联网感知端;另一方面,各行各业数字化、智能化转型是一定未来的趋势。大华的平台非常好。

李柯:价值有,但估值过高。任何企业都需要有产品、有客户、有渠道、有市场,客户永远不会只为技术买单。

雷锋网:你怎么看现在的行业竞争?这个赛道已经有不少跨界者闯入了。

格尔尼卡说,“他们会认为自己有权杀害无辜民众,可以继续杀害孩子们。”

未来会有一部分能活下去,但也许不一定都是现在看到的这些。

他曾提到,行业技术持续进化,用户需求也在不断更新,无论是技术、产品还是方案,必须转化为实际产生的可衡量价值,客户才会有兴趣付费,而这些除了硬件和产品还取决于软件和算法。

AI虽好,不要做半吊子工程

我在华为工作了近21年,从研发到产品到行销到管理,应该能够带来一些新的思想和理解。

而在李柯带领下的大华,却在较为低迷的市场环境中保持稳定增长。

雷锋网:两年前,你加入大华执掌帅印的契机是什么?

由此,他带领下的大华通过培训、赋能、实战等各种方式,帮助大华跟上行业转型的高速列车。

雷锋网:作为中国最早几批从事AI研究的高材生,你怎么看眼下人工智能的落地进程,不少人对它的落地速度及质量稍显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