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影像故事盘点·国际篇

时间走到了2019年的尾巴,在过去的300多个日子里,有些地方、有些人经历了一些难以忘却的故事,希望这些记忆都能成为2020年喜极而泣的铺垫,生活向前,生活依然。

2019年12月,刘利勤在做“寻子直播”时,收到一条匿名私信,私信上提到,“交城县洪相乡安定村有个孩子,长得像刘利勤的老婆和女儿。”随后,刘利勤与家人先后3次来到交城县安定村悄悄核实。

“我住的地方是城中村,比较乱,流动人口多且杂。”刘利勤说,孩子丢失后,他和民警当即展开寻找,但除了监控中的信息,再没找到一点线索。其后,刘利勤与亲朋好友在太原周边找了一个多月,没有任何收获。

其时,刘利勤一家租住在太原市万柏林区小井峪村。“那一天是礼拜天,我媳妇在家洗衣服,4岁的女儿与2岁的儿子在院门口玩。中途,弟弟要吃零食,姐姐跑回家拿,这么个工夫,孩子就不见了。”谈及儿子丢失的过程,刘利勤无法自抑,泣不成声。

1月2日晚,山西警方与刘利勤一家等赶赴山西省交城县洪相乡安定村;1月3日凌晨近3时,刘利勤携爱子回至家中。10年坎坷寻子,终团圆。

寻子路上,刘利勤与很多丢失子女的父母相识,他们互通信息,共同寻亲,不仅找寻自己亲人的信息,也帮助其他骨肉失散的家庭。2019年12月21日,刘利勤及其身边的寻亲人士,帮助河南女孩蒋萍找到了失散30年的生身父母,至今,已有7个家庭因他们的帮助而团圆。

刘利勤寻子10终如愿。韦亮 摄

散发传单、网络直播、将信息贴在车身……他们利用各种方式扩散寻子信息,并将许多寻子信息汇总制作成“寻子直播”的背景图。“我要找到你”,是他们共同的愿望。

第三次至安定村,刘利勤的弟弟等家人以办事的名义,居住在村中,借机和孩子接触,最终成功获得孩子的头发。2020年1月1日晚,消息传来,DNA检测比对成功。

团聚后的刘利勤儿子与女儿。韦亮 摄

为了寻找孩子,刘利勤竭尽所能。广东、福建、山东、河南……刘利勤跑遍了大半个中国,不放过任何一条线索。10年来,他见的孩子不下30个,亲子鉴定做了近10次,花光了积蓄,也欠了不少外债。

在刘利勤家,前来探望、道喜的亲朋好友络绎不绝,刘利勤哭着笑着,他说,“度日如年的日子,终于熬到头了。”

“查看监控,我儿子是10点59分20秒被一名陌生男子抱走。”虽时隔近10年,但孩子丢失的时间,刘利勤记得分秒不差。自此,他的时间便定格在那一天。

自此,刘利勤踏上了漫漫寻子路。

“第一次只拍摄到一张模糊(孩子)的照片,但看着就像。”刘利勤看到了希望;第二次,刘利勤的三弟刘利龙,拍摄到孩子的一张清晰照,通过“守护者”(中国儿童防走失平台移动应用端)AI人像对比系统,其相似度高达67.4349,平台建议进行DNA检测。

2010年4月11日10时59分20秒。爱子丢失,刘利勤一家的天塌了。

“2020年是我的新生之年。”刘利勤说,10年心愿已了,他身边还有很多丢失孩子的家庭,“我要继续在这条路上走下去,帮助更多的离散家庭团聚。”(完)

当时孩子穿的衣服,他还保留着。“媳妇要洗儿子穿过的衣服,我不让,那上面有我儿子的味道。”刘利勤哭着说,从未放弃过,“只要有人提供相似的线索,我都要去看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