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股延迟一天开市2月3日起正常开市交易

1月28日,昨日晚间上交所、深交所联合发布《关于调整2020年春节休市相关安排的公告》,宣布延长2020年春节休市至2月2日(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正常开市。

有业主向新浪科技透露,近日还有OYO运营人员称推出了3.0模式,没有保底,但可以每周结款。“只是换了一个套路罢了,打死我也不相信他们的鬼话了,就是我酒店关门也不会再跟他们合作了。”一位业主如此说道。

同时,OYO方面还开始对此前向业主免费的一些服务开始收费,比如酒店管理系统(PMS)、OTA推广等。

修改业主的合同是OYO在2019年的分水岭,该公司由原有的疯狂扩张转向战略收缩,控制亏损。

2019年5月,OYO正式推出了2.0模式,探索“规模化+精细化”并举的发展路径。根据官方介绍,除了更深入的基础设施改造之外,OYO 2.0将为合作业主提供收益保障,双方共同设置一个保底的营收目标,如果最终达到了目标,OYO则与酒店共同对超过目标的营收部分按照比例进行分成;而如果没有达到目标,OYO则会对差额进行补齐。

不过,贝壳友家的员工后来便被通知要与OYO融合,“前往OYO后,被要求月底前要出业绩,不然就优化。”

一、延长2020年春节休市至2月2日(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正常开市。

OYO运营新规也出现了十分极端的案例,有业主反馈,一个月运营下来不仅没有拿到保底收入,甚至因为罚款和运营不达标,反而向OYO方面欠款。

王先生在沈阳拥有一家400多平米的酒店,拥有几十间房间,早期每年能够达到50-60万元的营业额。但近年来,随着行业环境和市场竞争的变化,营业额以每年5-8万元的速度不断下滑。而OYO 2.0则为他带来了希望。

低价促销虽然让一些业主心生不满,但看着有一定提升的入住率,以及OYO的保底政策,业主们并未有强烈的额外诉求。

不过这对于这家已经持续2年疯狂扩张的公司来说,已是不得不走的路。

二、原定于2020年1月31日实施的业务,原则上顺延至2月3日实施;上市公司、发行人等另行公告的,按公告处理。

有贝壳友家员工在公司钉邮对融合一事提出质疑,但仍旧无人处理。

OYO对业主合同的修改,很可能是遇到了资金问题和盈利压力。

2019年8月,双方进行了多次接触和协商。起初,OYO方面通过大数据预估给出了每年22万元的保底收入,被王先生拒绝。他算了笔账,酒店每年房租15万,算上布草、洗漱用品等成本要达到20万,还有员工工资3万,22万元的保底收入根本覆盖不了成本。多次协商之后,最终双方将保底设定为30万元。

经调整后,股市与春节假期保持了一致。

2019年3月,OYO收购了一家酒店管理集团贝壳友家。贝壳友家后来跟随OYO推出了类似的业主合作模式,也出现了相应问题。

2019年11月,软银方面表示,该集团对在WeWork和Uber的股份进行了数十亿美元的资产减记。另外在第三季度中,软银集团也迎来了14年来第一次亏损。财报数据显示,软银第三季度的运营亏损为7040亿日元(65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的利润为7060亿日元。

“我多次要求OYO方面修改控价逻辑,但都没有结果。”王先生抱怨道。

但在2019年11月,OYO运营人员向业主们发送了一封邮件,要求未能达到保底金额的酒店降低保底水平,并附带一份全新的2.0酒店运营合规准则。

OYO在全球和中国的快速扩张,实际上依赖于投资方软银的大力支持。不过软银在过去一年的日子并不好过。

另外一家维权的业主也遇到了类似情况。“OYO这样甩卖房间,我早就跟他们说过了,这样20、30元的卖房间,即使天天晚上爆满,你们公司也在赔钱。他们工作人员跟我说,你不用管,到月底给你钱就行了。”

OYO的控价体系也给未加盟的酒店带来了致命影响。业主李女士表示,自己酒店对面的一家酒店就变成了OYO控价模式的牺牲品,由于1公里范围内有7家加盟OYO的酒店,这家酒店在OYO酒店低价和争夺客源的冲击下倒闭。

“OTA的运营权和定价权都交给OYO了,为什么数据出了问题,责任全是我们的?”一位业主对OYO的OTA合规政策很不理解。他举例称,业主为了降低OTA取消率,会设置成订单不可取消,而用户入住之后大概率会给与差评,这样一来虽然降低了OTA取消率,OTA差评率却提高了,还是要罚款。

一位贝壳友家员工向新浪科技表示,从2019年11月底开始,公司让一线员工与酒店业主谈判降低保底金额或者解约,遭遇大规模反弹,大量业主前往贝壳友家公司维权,“酒店业主当然不同意,非常气愤,有的酒店业主甚至是要花20万买我们BD一条腿。我们也有种帮着公司骗人的感觉,非常内疚。”

自2017年进入中国市场以来,OYO便在国内开启了疯狂扩张之路。

1月4日,OYO创始人兼首席行政官李泰熙对外发布了一封新年信,对业主维权一事进行回应。他表示会增加业主沟通,并对合同的调整与相关酒店业主协商解决,但强调会坚持动态控价。

李为民表示,四川省卫健委成立了由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四川省人民医院等医院专家组成的医疗救治专家组。专家组每天都按照疑似病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等4个层级分类制定救治方案。“目前我们实行的是一人一案,精准治疗,并且根据患者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治疗方案。同时在5G技术支持下开通专家远程会诊,进一步提高了救治效果。”

在2019年7月的一次媒体沟通会上,OYO首席收益官朱磊还表示,OYO在中国只有1年多的时间,仍将自己视为创业公司,因此没有盈利的时间表。他当时还为OYO的2.0定下雄心勃勃的年度目标:2019年2.0模式要覆盖1万家酒店,合计50万个房间,平均入住率提升至85%以上。

新浪科技拿到了这份全新的2.0酒店运营合规准则,分别包括CID合规,要求使用OYO PMS系统接待好所有渠道客人,确保没有到店无房发生;OTA合规,分别是OTA账号验证合规和OTA取消率合规;差评率合规,分别是OTA渠道差评率和OYO渠道差评率;PMS使用合规,分别是PMS登陆率和自动入住率;收益泄漏审计合规;酒店数据合规,分别是散客入住率+App首单转化入住率,酒店当月总入住率,当月累计Revpar达成率;智能设备合规;结佣合规。

回顾历次工业革命,英、美、德、日等国,正是通过在关键共性技术方面的发展和创新实现了相关的产业转型,完成了工业化任务。在这一过程中,这些国家也积累了一些可供借鉴的经验。一是英国“个人主导,国家保护”的经验。技术人员和私人发明家是技术创新的主导力量,英国政府制定和颁布了世界上最早的专利条例和制度,对技术专利提供法律保障,使其在关键共性技术创新方面长期居于领先地位。二是美国“市场竞争与国家导向相结合”的模式。二战后美国建立了由企、校、科研机构、政府等构成的多元互动国家创新体系,美国政府在其中起到战略引导和保驾护航的作用,如2018年10月提出《美国保持在先进制造业领导地位的战略》报告。美国政府的主动有为政策,避免了私人企业的短视行为,为关键共性技术创新未雨绸缪、提前布局。三是德国“政府主导、企业研发、社会保障”的经验。德国政府非常注重发展“双元”教育体系,重视社会问题,建立社会保障体系,鼓励私人和企业进行技术攻关,使德国在19世纪抓住关键共性技术创新的机会,铸造了“德国制造”的品牌和综合实力,直至今天仍在关键共性技术创新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四是日本“国家主导,企业钻研”的经验。20世纪80年代初,日本制定科技立国战略,并通过产业政策对产业发展进行干预。20世纪90年代,日本又突出“IT立国”,进入由科技模仿向科技创新战略的转变,日本企业潜心研究工业机器人和人工智能等关键技术,并在这些领域成为引领者。

李为民说,从目前全国其他省份救治的病例情况来看,死亡的病例多数年龄比较大,并患有其他病症。呼吁全社会更加关注老年人以及一些慢性疾病患者,给他们更多关爱,劝他们一定要少出门,保护好自己。(完)

2019年底,就有不少业主前往OYO各地分公司以及上海总部寻求说法,要求OYO方面返还应得的保底收入和线上经营款。而维权群里的业主们甚至正计划联合向工商总局发起投诉,要求对OYO进行处罚,相关组织者透露,目前已收集上百封各地业主的维权委托书。

保底模式起初让众多业主在收入上免去了后顾之忧,成为2.0迅速扩张的利器。

以OTA相关的合规准则为例,当月累计OTA取消率达到12%-20%,扣除当月3000元保底金额;当月累计OTA取消率>=20%,扣除当月5000保底金额;当月累计OTA差评率达到1.5%-2%,扣除当月1000元保底金额;当月累计OTA差评率达到2%-2.5%,扣除当月2000元保底金额;当月累计OTA差评率>=2.5%,扣除当月3000元保底金额。

这与当时OYO的既有战略完全相反。

业主维权,员工被裁,继1.0之后,OYO的2.0再次出现失利。

六、有关清算交收事宜将根据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的有关安排进行。

(作者:巫云仙,系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教授、北京市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

四、原定于1月31日和2月3日上市及挂牌转让的债券(含资产支持证券),上市日及挂牌转让日分别顺延至2月3日、2月4日。

五、为保证春节后交易的正常进行,原定于1月30日(星期四)进行的交易系统连通性测试推迟至2020年2月1日(星期六)9:15-12:00进行。

三、上市公司2019年度业绩预告最晚披露日顺延至2月3日。

“OTA上线后我就傻眼了”,王先生回忆说。OYO将酒店在OTA上的价格定得很低,原先80-90元的房间只卖20-30元,甚至在OYO App里加以优惠标价更低。

目前OYO正面临着空前的业主信任危机,完全数据导向的文化也遭遇挑战。李泰熙在新年信中公布的数据显示,2.0在中国已经签订了近9000家酒店,完成了20万个以上房间数量的签约。

而2019年11月OYO公布的数字是和超过9000家酒店建立了2.0合作关系,房间数量超过27万。这意味着2019年OYO不仅未实现10000家2.0酒店和50万个房间签约的目标,甚至出现了数据下滑。

当前,世界各国都面临第四次工业革命的机遇与挑战,克服困难、抓住机遇,关键的一点就是要实现在关键共性技术领域有所突破和提升。在促进实现关键共性技术创新中,政府、企业与科研院所要形成合力,完成各自的历史使命。政府要在战略和政策上把握关键共性技术创新的布局,充分发挥制度优势,集中力量进行技术攻关;企业、高校和科研机构要成为关键共性技术创新的开拓者和引领者,特别需要重视基础技术和原创技术的研发。与此同时,在创新基础上,要结合我国实际形成自己的技术应用体系,以发挥关键共性技术创新的综合转化效应。

按照OYO的控价逻辑,通过降低ADR来拉升OCC,最终维持RevPAR的高水平。但在王先生的酒店里,运营出了问题。他的酒店有标准房型和普通房型,其中标准房型拥有独立卫生间,但OYO的定价未予区分,导致标准房型经常满员,普通房型无人愿订,总体入住率一直上不去。一些线下常客对线上优惠价格也十分不满。

王先生目前也进退两难,他表示,一方面OYO方面要降低保底、大肆罚款,无法继续合作下去;但另一方面,自己酒店的流量、收入已大多来自于线上OTA和OYO渠道,常客、散客都已被转化为OYO App的会员,商圈内也已出现额外3家OYO加盟酒店,不合作的话也无法继续运营。

“签合同时约定达不到保底会补足,现在却强制降低保底,简直没有契约精神。”王先生对OYO单方面修改保底十分不满。

他甚至举了个极端的例子,如果有竞争对手故意在OTA下单自己家酒店,然后再取消,这种恶意竞争难以避免。

不过更让业主们不满的是新的运营准则,该准则包含9大方面,任一方面出现不符规定,动辄罚款上千元,最高扣减当月100%的保底金额,且规定OYO有权单方面终止保障收益协议。

OYO的行为正遭遇众多业主的反弹,数个维权中聚集了成百上千人,有些业主甚至组团前往当地OYO分公司和OYO上海总部寻求说法。推进半年之久的OYO 2.0模式正岌岌可危。

有不少OYO员工在社交媒体上表示,自己在2019年底收到OYO的合同解除邮件,并被踢出钉钉工作群。

国务院办公厅1月27日发布关于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的通知。经国务院批准,为加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有效减少人员聚集,阻断疫情传播,更好保障人民群众生命和身体健康,延长2020年春节假期至2月2日(星期日),2月3日(星期一)起正常上班。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李为民介绍,新冠肺炎患者共分为普通型、重型和危重型三个层级。截至27日,四川省累计报告病例228例,其中危重病例已从此前的3例减少至2例,尚未出现死亡病例。目前四川省收治的228例新冠肺炎病例大多属于普通型的轻、中症,采取抗病毒治疗等多种治疗手段后,绝大多数患者目前病情稳定。

不过,保底收入的代价是,OYO要拿走业主的线上经营权和定价权。王先生写下委托书,将酒店的OTA运营权交给了OYO。

在一次私人聚会上,软银集团CEO孙正义向被投企业CEO们表示:更关注可持续业务,尽快盈利。

不过在迅速攻城略地的同时,1.0模式的隐患逐渐显现。OYO在追求加盟酒店数量的同时,忽视了对酒店的精细化运营,一些酒店加盟之后并未实现管理水平和收入提升,引发了不满。

当日下午,四川省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在成都举行新闻发布会,通报四川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总体情况,回应民众关切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的相关问题。

一般而言,在一定的房间数量之下,RevPAR(每间可出租房间营收)越高,业主的营收也就越高。而RevPAR=ADR(平均房价)乘以OCC(入住率),只有在平均房价和入住率都保持合理的水平时,RevPAR才能最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