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顶山银行原董事长牛君彬一审宣判!受贿5000余万

坐落于郑州市金水区凤仪路的平顶山银行郑州分行大楼高耸华丽,从高空俯瞰如同一根巨大且锐利的钉子。这座由平顶山银行与河南清华房地产公司合作建设的大楼,确实成为钉住平顶山银行原董事长牛君彬犯罪的铁证。

牛君彬,男,1957年8月1日出生,河南省宝丰县人,汉族,硕士研究生文化,平顶山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户籍地河南省平顶山市卫东区,住平顶山市。

最终,法院认定牛君彬犯受贿罪,款物合计5183万元余元,其中包括收受现金2707余万元,价值1059万元的房屋四套,价值50万元玉佛挂件,价值10万元购物卡和价值1357万余元的干股分成。其中,1357万余元的干股、价值82万余元的一套别墅,牛君彬没有实际得到。

2019年1月,东方金诚国际信用评估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金诚”)发布《平顶山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8年主体信用评级报告》,评定平顶山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顶山银行”)的主体信用等级为AA,评级展望为负面。

在法院庭审时,牛君彬辩护人提出第一条意见为,起诉书中关于受贿罪中牛某某属于国家工作人员的身份时间认定有误,认为牛君彬的身份自2009年商业银行增资改制之后,应当不属于《刑法》第九十三条规定的国家工作人员。

2015年11月6日,国有资本完全退出平顶山银行,该行企业性质由国有资本参股企业转变为民营企业。在这一时点之后,法院认定牛君彬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的事实共有三项,共计受贿41万元。

在牛君彬的犯罪事实中,认定数额超过千万的两次受贿均是在建设单位用房期间,其中一次受贿并为房地产商提供帮助,就是文章开头所述的郑州分行大楼建设项目。

关于对牛君彬犯罪认定问题

评级报告显示,平顶山银行2018年前三季度资产质量明显下行:不良贷款率达2.78%;逾期90天以上贷款占比高达6.14%;不良贷款偏离度高达221.07%。根据监管要求,平顶山银行会在2018年底把所有逾期90天以上贷款转入不良贷款,东方金诚认为,这对其资产质量指标带来很大压力。

收受钱款也不代表会忠人之事。2008年3月初,河南神马汇源氯碱有限公司在平顶山银行5000万元贷款到期后,按合同规定要进行罚息,2009年12月,为解决贷款逾期罚息事项,该公司董事长杨某在牛君彬办公室内送给牛君彬20万元。但杨某事后表示,送完钱后罚息一点没少,且平顶山银行将其告上法庭,经诉讼依法判决。

国际奥委会在这份声明中表示,将与东京奥组委、日本政府和东京都政府紧密合作、详细讨论,完成对疫情快速蔓延及其对奥运会冲击的评估,包括对推迟举办的评估,并将在未来四周内完成上述讨论。

在法院审理查明的事实中,牛君彬通过上述单位用房建设与购买收受的款项价值3157万余元,而其余受贿款绝大部分都来自于各类企业老板。为感谢牛君彬在贷款发放方面提供的便利,在平顶山银行贷款的各类老板为牛君彬献上了巨额现金和房产等物。

但国际奥委会也同时强调,取消东京奥运会不会解决任何问题,也不能帮助任何人,因此,取消东京奥运会不在议程之上。

2019年6月28日,平顶山银行法定代表人由牛君彬变更为范大路。高级管理人员备案(董事、监事、经理等)也有所变动,由之前的18人变更为22人,从新的高管名单看,除吴泉水、张占库、郭松鸽三人外,其余均为“新换”人员。

2019年10月,法院审理牛君彬案,并最终判决牛君彬犯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罚款300万元;犯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决定执行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300万元;并且,退缴在案的赃款予以没收,上缴国库,由查封扣押机关处理。

1月8日,河南省宁陵县人民法院在裁判文书网披露牛君彬受贿案一审判决书。

在建设、购买单位用房方面大肆敛财

国际奥委会在声明中还表示,受疫情影响,东京奥运会的举办面临一系列挑战,比如一些奥运会的关键场馆可能不能按期交付,已经预订的酒店房间非常难以处理,至少33个奥运项目的全球赛历需要调整,因此需要东京奥组委、日本政府以及全部国际单项体育联合会和国家(地区)奥委会的全力支持与配合,也需要奥运持权转播商和奥运合作伙伴,以及所有奥运会的赞助商、供应商的全力支持与配合。

另经判决书显示,平顶山银行15内部工作人员为感谢牛君彬在其子女工作、职务提拔、工作调整等方面提供帮助和关照,给牛君彬行贿3至5万元现金,共计58万元。菲虹制衣公司夏某为感谢牛君彬在职工服装招标中提供帮助,送给牛君彬现金20万元。

判决书显示,牛君彬在任期间,收受各类企业老板贿赂22次,其中大部分均为20万以下受贿。收钱最多的一次是在2010年春节后,平顶山市盛源房地产开发公司(以下简称盛源地产)法定代表人史某为感谢牛君彬在审批发放贷款方面给予的支持,以692.12万元的价格在北京市购买一套房屋送给牛君彬,牛君彬授意并安排其妻弟收受该房屋。

2019年3月以来,平顶山银行多名高管密集调整。

2013年初,平顶山市远见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简称远见地产)承建平顶山银行凤凰小区家属楼工程项目,为感谢牛君彬在工程承建等方面的帮助,该公司实控人与牛君彬约定,给予牛君彬33%的工程利润干股分成。2017年底,该项目工程竣工并交付使用,因未最终结算,牛君彬未获取该部分利润分成。

如何在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稳定“两线”作战中实现“双胜利”,既考验着广大党员干部的智慧担当,也检验着能力素质。

疫情防控,刻不容缓;发展稳定,不可偏废。只有精准施策,才能对症下药,提升治理效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答好经济社会发展稳定的考卷。精准施策没有捷径,必须下一番真功夫、细功夫、深功夫。坚持精准施策,在疫情防控第一线践行初心使命,在发展稳定最前沿积极担当作为,就一定能赢得“两线”作战的“双胜利”。(陇平)

事实上,公开资料显示,2005年12月,经河南省政府批准,在原平顶山市城市信用社股份制改造基础上设立了平顶山市城市信用社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平顶山城信社)。此时,平顶山财政专项资金管理中心持有平顶山城信社29.95%的股份。

经宁陵县法院审理查明,2006年至2015年间,牛君彬在任平顶山银行(此前为平顶山市城市信用社、平顶山市商业银行)董事长、党委书记等职务期间,收受他人财物,利用职务便利,在发放贷款,采购服装,购买办公用房以及安排单位子女工作等方面为他人谋取利益。

2006年2月24日,平顶山市委组织部任命牛君彬为平顶山城信社党委书记,并于同年3月3日向平顶山市银监局推荐牛君彬为该单位董事长。2006年12月4日,银监会核准牛君彬平顶山城信社董事长的职位,从此牛君彬坐上平顶山银行的头把交椅。

至今,平顶山银行未在官网披露2014年之后的年度报告,平顶山银行董事长这一职位也悬空待定。

2007年12月27日,银监会批准平顶山城信社在原有基础上筹建平顶山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平顶山市商业银行),次年平顶山市商业银行开业。2010年9月29日,平顶山市商业银行更名为平顶山银行。

当前,疫情防控工作到了最吃劲的关键阶段,不能有丝毫松懈,不能有任何侥幸,不能有一点疏忽。要精准施策,根据疫情的严重程度采取相应的防控措施,努力把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降到最低。同时,还要努力保持经济平稳运行和社会和谐稳定,实现党中央确定的各项目标任务。

因上述犯罪事实,宁陵县人民检察院于2019年向法院提起公诉,指控牛君彬犯受贿罪、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之所以有两项罪名,是因为平顶山银行经过多次改制,在设立时为国有资本参股企业,之后变更为民营企业。

资产质量下行同时影响到该行的盈利能力。2018年1~9月,平顶山银行营业收入为13.52亿元,同比下降11.19%;净利润为0.69亿元,同比减少88.83%。

“两线”作战,必须坚持精准施策。与精准施策相反的做法是“一刀切”。比如在落实联防联控措施方面,个别地方不加区分,对于外来人口一律禁止进入,看似执行坚决,其实也是懒政的一种表现。我们要联防联控的是病毒,而不是健康人员的正常流动,更不是经济社会的有序运行。不能因为疫情防控,就完全不考虑经济社会发展。要对偏颇和极端做法及时纠正,不搞简单化一关了之、一停了之,尽可能减少疫情防控对群众生产生活的影响。

2018年6月,牛君彬被商丘市监察委采取留置措施,针对牛君彬的调查就此拉开大幕。经过半年的审查,2018年12月6日,宁陵县人民检察院决定对牛君彬刑事拘留,并于同年12月14日逮捕牛君彬。之后经过漫长的审理,至2019年10月,宁陵县人民法院对牛君彬一审判决,该案终于尘埃落定。

“两线”作战,贵在“精准”。只有精准地把握实情,掌握可靠的第一手资料,才有助于科学地决策,才能精准地采取措施,从而提高针对性和实效性。习近平总书记要求各级党政领导干部要靠前指挥、强化担当,广大党员、干部要冲到一线,守土有责、守土担责、守土尽责。落实习近平总书记的要求,就必须做到精准,主动走出办公室,积极深入第一线。要到救治的第一线强信心,到生产的第一线筑同心,到防控的第一线聚民心。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分区分级制定差异化防控策略,分行业分区域实现有序复工复产。

“一方面日本民众正在热情欢迎东京奥运会圣火的到来,这增强了国际奥委会对日本的信心;另一方面,疫情在一些大洲和国家出现了急剧爆发的局面,国际奥委会需要采取进一步行动。”国际奥委会称。

目前已经有多国奥委会表态希望推迟东京奥运会的举办。挪威奥委会20日称,已致信请求国际奥委会在新冠肺炎疫情得到控制之前,推迟举办2020年东京奥运会。23日有加拿大媒体报道称,加拿大奥委会表示,除非本届奥运会推迟举办,否则加拿大将不会派出运动员参赛。(完)

2011年9月份,平顶山银行与清华地产合作建设平顶山银行郑州分行办公楼项目,为感谢牛君彬在工程承建、工程款拨付等方面的帮助,清华地产项目负责人薛某承诺该工程项目完工后,给牛君彬4500万元作为项目提成。

2014年3月,牛君彬安排薛某将1600万元提成款汇至河南常绿集团置业有限公司(简称常绿集团)账户上,并以他人名义用此款在该公司理财,约定利息3分5厘。经鉴定,自2014年3月至2018年5月末,牛君彬应从中获取理财收益1607.47万元。

“两线”作战,重在“施策”。各项措施只有落地落实,才能发挥效力。要保持雷厉风行的执行力,对于科学的决策部署,要不讲条件、不讲困难、不打折扣地执行,在落地落实落细上下功夫。要保持一颗赤子之心,对于群众的需求要第一时间回应,不仅要让广大群众“听声音”,更让他们“见行动”;对于群众提出的好意见好建议要注意吸纳,应用到实际工作中,形成群防群治的合力。只有坚持抓好落实,才能把疫情防控的防线构筑得更加牢固,才能把疫情对经济社会发展稳定的影响降到最低。

据判决书披露,平顶山银行郑州分行办公楼建设工程,为牛君彬个人带来了1600万元的收益,而这仅仅只是牛君彬受贿行为的一角。这份近3万字的判决书,充分展现了这位地方商业银行一把手近年来的贪婪面孔。

法院的书证显示,盛源地产在平顶山银行贷款授予及平顶山银行董事会研究记录证实,盛源公司在平顶山银行贷款共计4亿多元。

经鉴定,该项目工程利润4112.38万元,牛君彬应从中获得1357.08万元。

在发放贷款,人事变动等方面收受贿赂

2019年5月,据银保监会官网披露,河南银保监局核准范大路为平顶山银行行长,平顶山银行原行长张俊普被核准任副董事长。

在房屋建设项目与发放贷款方面,牛君彬受贿体现出不同的特点。房屋建设项目上受贿体现特点是“单次巨额”,在发放贷款方面受贿体现特点是“小额多频”。

在牛君彬被查处之后,平顶山银行的管理一度陷入混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