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体免疫”下的伦敦全民疯抢卫生纸不敢戴口罩怕被打

在不到一周的时间内,英国的“群体免疫”政策正在产生翻转。这一政策公布后,英国一天内收到了来自世界卫生组织以及数百位英国科学界人士的质疑,更有超十万人在请愿书上签字呼吁英国政府采取“更积极的方式”对抗疫情。

在英国时间3月17日举行的媒体例会上,首相约翰逊终于宣布新的公众防疫举措,包括人们应尽量避免不必要的社交接触以及不必要的出行,避免去酒吧、餐厅等人多场所;如果居民本人或家中任何人出现发烧或持续咳嗽等症状,应在家隔离14天;人们应尽可能在家工作等。政府更新后的防疫指南也明确说,目前不应该举行大规模聚会活动。同时,约翰逊表示,英国必须像“战时政府”那样应对新冠肺炎疫情。

“这项筹款活动所得,将全部捐献给Croce Rossa Italiana机构,用以帮助我们的国家应对新冠病毒。”

当时我们也是第一次听说这个“群体防疫”的概念,当然这个概念本身不难理解,稍微看一下图文的解释就能明白他这个意思到底是什么。但这个对个人的风险是非常大的,尤其是华人是非常不理解的,因为我们也是很清楚国内是这么应对这个疫情的。

“有人直播从公司厕所偷卫生纸”

现在英国的华人圈基本上分为两派,一派认为英国政府疯了,是堵上所有人的生命,玩儿一个大型轮盘赌,赌输了反正死的也就是百分之几,明年这个时候大家已经不会觉得这件事儿很重要了。这一派人数是绝大多数,因为人还是比较理性的,不管怎么算这个都要付几十万人的死亡作为代价,谁都不希望自己是这几十万人中的一员。

“女儿告诉我:病人才需要戴口罩”

“现在你也是我们冠军球队的医院了:联合起来,我们会再次取胜!”

昨天我们楼里的管理员说他住的地方,有一个小商铺,把厨房纸卖给一个老太太收了25磅,他们那里人都很生气,都去谴责他,最后退了15磅给老太太。

昨天有看到一个视频就是,中国城的餐厅很萧条,不知道是不是全部都关了。

现在我们所在的地方附近,基本是看不到人戴口罩的,一是政府会宣传说是戴口罩没什么用,还有就是在英国想买口罩的确也买不到。

越来越多国内的朋友都在劝我回去,我其实也在关注这边朋友们的动态和中国商会的群,目前大家都还在观望,但是都被英国政府的政策吓得不轻。

口述者:周女士,公司外派常驻伦敦工作

连我们公司的英国人也都说这是英国首相的一次政治赌博,尽管也有相当数量的甚至是华人也对这个政策表示支持。

英国这边现在的主要舆论就是不能像中国一样封城,那样的话经济一定会崩溃。但是在保经济的同时,这个病毒到底有多么危险,这个社会会变成什么样子,没有人知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但是我也担心,一旦英国这个轮盘赌产生了不好的影响,比如说像意大利一样,完全没有控制住。那社会底层人民可能会打砸抢,这个负面影响完全没有人知道。

因为我的工作性质,是被派驻在伦敦分公司进行工作的,在上周的发布会以后,政府的导向其实还没有鼓励停工,所以公司也没有正式宣布在家上班。

据英国《镜报》3月17日报道,当地时间3月17日,英国新冠肺炎感染病例增至1950例,新增407例,为迄今为止最大的单日增幅。

孙正义设想日本将在这一平台中发挥领导作用,相信这些国家的人口和市场可能给他们提供一个在人工智能领域与中美展开竞争的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马特拉齐曾在2006世界杯决赛激怒齐达内,齐祖头顶马特拉齐染红下场也成为世界杯的经典镜头之一,不知道这次拍卖的球衣,是不是齐祖顶过的那件“原味球衣”。

有一部分华人现在希望自己可以赶紧回国,去躲避疫情。但我个人觉得,回国这件事可能暂时没必要,这不是说开个车一两个小时就能到的问题,至少要坐十几个小时的飞机,飞机上的人员密度,你不能保证你不被感染,特别是我还有孩子。以目前英国的人口密度,只要老实待在家,被传染的可能性其实是非常低的。

但我想新冠肺炎是一个全新的病毒,群体免疫这种说法过于夸张,一旦失败造成的伤害会非常大。我个人不反对政府提出这样的行事风格,但是总要有能力和更详细的规章。

孙正义在会上还用幻灯片演示了一幅日本经济大幅增长,并超过中国和美国的图表,并戏称“这是登月”,引发与会者大笑。孙正义说:“如果我们能够做到这一点,结果将是惊人的。”

物价的话除了口罩比较贵,酒精什么的买不到之外,超市里的食品、生活用品价格都是正常价格,没有什么变化。

我身边的一些华人反应比较快,因为国内疫情警觉性也比较高,刚有苗头就开始陆陆续续囤东西、买东西。还有的华人也调侃,万一没爆发疫情,囤这么多东西,怎么吃得完?

口述者:李女士:定居伦敦16年,老家北京

一开始疫情在中国爆发的时候,回到伦敦是不敢带口罩的,因为怕受到袭击,但那时候至少还没有病毒的担忧。现在出门时不得不戴了,但又怕戴了口罩会引起民众的恐慌,也怕暴力事件会上升。

这个疫情发生以后,我也经常和一些英国人去沟通这个疫情。我觉得可能现在英国普通人的心态就是很淡定,可能有一些恐慌,但是不多,想的都是一些非常实际的事情。比如我的同事会提前进行一些在家远程工作的测试,确保可以无障碍进入远程工作阶段。

昨天有出门一下,发现还是没有人戴口罩,但是也能看到,一些英国人也会用围巾、衣领或者各种东西来挡住脸。我觉得不戴的原因也可能是他们真的买不到口罩了。另外,现在的口罩真的非常贵,一个口罩N95这种级别的可能要几十英镑。

不过我暂时还没有回国的打算,前几天看张文宏医生的视频,我觉得说的很对,“现在回国的话,那你在海外的工作和学习是不是就放弃了?因为毕竟公司没有相关的规定。”而且现在全球的情况,每家公司在业绩上都会有压力,盲目回到国内一定会对工作有影响。另外现在虽然说中国的情况稍微好了一点,但是抗击疫情依然是全球化的阶段,回到国内也是一样的。

卫生纸脱销这个事真的非常让人不明白,反正就是买不到。昨天我还有一个同事还在社交平台上直播了他从公司偷卫生纸的全过程,他从那个公司的洗手间里面把所有多放的卷纸全部都拿走了。

我这边主要是买了一些口罩,但是现在大街上戴口罩的人还是比较少,再加上我们是华人面孔,所以我们目前尽量还是不出门。如果真的必须出门的话,也必须是在晚上出去,开车直接去一些24小时的超市。

另外就是英国的酒馆文化,几乎每个酒馆都有一些老客,他们可能一辈子每天都要去这个酒馆,你让他不要去,反弹就会很大。首相的父亲在接受采访的时候就在电视上直接说,不去酒馆是不可能的,他一定要去那个他最常去的酒馆。因为很多英国人的想法确实是,我的生活比较重要,我不能因为一个病毒就被囚禁在家里。

尽管首相有呼吁,但是我看现在街上还是有很多餐馆也在开业,还有剧院也都在开业,因为政府也只是建议而不是强制。我看餐馆也基本没有什么安全距离的概念,餐厅本来就挺挤的,他的座位都很密集,但是客人肯定很少,所以其实也不用强制指定安全距离。

直到意大利感染人数急剧增加以后,英国人才有一些担心,一些朋友也觉得英国是不是很快也要破千了,当然现在早已破千了。

英国政府也知道,他们说话得看民众听不听,没办法强制,如果政府让餐厅、剧院、大型集会全部关闭,也会有很多麻烦。

不过也有华人家长发了朋友圈,说他们幼儿园除了自己孩子所有的其他小孩都没有来,“现在五个老师正在看着我儿子,我正在计划早点去接孩子,看能不能让老师早点下班。”

现在英国的大多数企业还是在正常工作,一些企业也是允许在家里工作,华人早就开始居家办公。所以现在来看员工的收入并没有收到影响,真的要体现,估计至少也是半年以后。

我女儿就会告诉我,“戴口罩没用,只有生病的人才需要戴。戴口罩是为了保护别人,而不是保护你自己。”

英国的媒体、科学家,还有世卫组织其实也很快质疑这个做法,英国政府也很快去澄清了,说这个只是一个科学概念而不是一个措施或者政策。而且在家做轻症隔离也是肯定会造成交叉感染的,因为在国内其实也有这种情况,就是照顾病人全家感染。比如我现在是一个两室一厅,室友是俄罗斯人,在我和其他华人朋友影响下,他可能比我还紧张,而且出门一定会戴口罩。这样我还是因为我们会用客厅、洗手间这样的公共区域而感到担心。

在日本政府旨在促进创新的“登月”(Moonshot)专题讨论会上,孙正义对与会的政府官员和科学家们表示,日本可以通过与印度和东南亚国家联合创建一个共同的人工智能平台来促进增长。

本来我打算戴口罩的,现在还是尽量不带,我觉得万一因为戴口罩被打一顿这事儿有点不值得。网上不是也有被打了的照片吗,虽然我现在还没有遇到,但是我相信这种事情是会发生的。我来英国的时间有点长,实际上,英国底层还是有很多素质比较差的人,被这些人打,我觉得也挺正常的。

自从上周的记者会以后,其实英国人也都慌了,超市都开始空了。我每隔两天都会去看看家附近超市的货架,一开始只是厕纸没了,周五开始大范围变空了。

也和英国人聊过,为什么会抢购卫生纸,没有人知道为什么,因为别人都在抢,所以跟着,所以有的时候真的觉得英国人是蠢萌蠢萌的。

马特拉齐在个人社交媒体上称:“球衣我已经准备好了!!!今天是捐赠拍卖的最后一天…明天我将进行现场直播。我和2006年世界杯冠军的队友们将再次来到‘赛场’,去赢下这场新的战斗。”

后来政府又有了新的消息,就是鼓励人们在家办公。所以我们公司在这个周末也终于开始发出在家办公的通知,所以从这周一开始,我们就在家里办公了。我其实直到上周五,还是坚持到办公室的,但是周四周五的时候人其实已经明显也变少了,估计只有一半的人还坚持在办公室。

对于留学生来说就更难了,原来是住在多人宿舍里面,基本都是公共区域,住单间又会造成经济上很大的负担。

现在来看英国的大型超市,物价还是平稳的。只是个别的商品买不到了,像鸡蛋就比较难买,要早上刚刚进货的时候就要去买。卫生纸是一直都没有,而且感觉所有的纸都没有了。

我朋友圈里也有极少数人对这种做法表示理解,但我觉得这仅仅是从评论的角度,我相信落实到个人的时候,所有的华人在防护措施上面都会非常非常谨慎。

最近听说群体免疫这个相关政策,我觉得主要是分几方面。首先英国人的文化和中国确实不太一样,他们很难因为政府一声令下,就可以大家都呆在家里;第二点,在疫情期间中国其实承受了非常大的经济损失,可能英国不想搭上这个损失,也觉得只要这个死亡率能控制住,对于一个国家来说也是不错的。

还有英国人的对于病人才戴口罩这个概念真的是根深蒂固,就像我昨天戴着口罩去超市里想买一些药,就会有店员主动过来问你是得了什么病。

身边英国朋友开始对这个疫情有所了解,也是在武汉最严重的时候,因为BBC(英国广播公司)每天都有报道。但是我觉得英国人自己是没有什么恐慌的,生活也比较正常,只是偶尔会问“你的家人、朋友是不是都还好?这个事情现在看起来很可怕,你们怎么样?”

多位身在英国伦敦的海外华人,向《深网》分享了英国疫情爆发期间的所见所闻。值得关注的是,尽管近日有大量华人从海外返回国内,但部分身处伦敦或者欧洲其他城市的华人对深网表示,在他们看来,在回国的路上会接触大量潜在患者,现在在家自我隔会更加安全。“最怕的并不是疫情,而是随着疫情发展更加迅速,有可能会乱起来的社会。”

一位旅居英国伦敦多年的华人对《深网》表示,从英国的媒体导向来看,约翰逊正在拒绝承认自己认可“群体免疫”,而是把这个行为推到瓦兰斯身上。

实话说就是这种紧急状态,大家还是觉得挺奇怪的,因为反正都是第一次,到底是什么大家也不知道。

2004年开始,我就已经定居在英国伦敦了,上次回国是去年的复活节。最开始关注疫情发展是在国内疫情爆发的时候,毕竟家人都在国内。

现在孩子所在的学校看起来还都一切正常,班级群也没有讨论关于疫情的事,学校就是给孩子讲一些怎么洗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