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或存粪口传播风险切记饭前便后洗手20秒

(原标题:新冠病毒或存在粪口传播风险 切记饭前便后洗手20秒)

2月1日晚,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透露,该院肝病研究所研究发现,在某些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的粪便中检测出2019-nCoV核酸(新型冠状病毒)阳性,很有可能提示粪便中有活病毒存在。

切断传播的途径有哪些?

1月26日晚,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赵晨华回到家,想看一眼许久不见的孩子,但她只敢站在楼下,远远望着楼上的两个孩子。讲了几句话后又匆匆返回单位,继续在抗击疫情的第一线。

“剃头还是跟妈妈说下的,不然直接一个光头出现在她面前,她会受到惊吓……”赵晨华笑道。

穿好防护服,拿上医疗器械和家属要带给病人的物品,赵晨华就进入隔离病房了。给病人发放食物、输液、采集检测标本、收拾医疗和生活垃圾、打扫卫生……一系列的工作完成后,赵晨华的护目镜上已全是雾气,后背也都被汗水浸湿。

1月21日9时,赵晨华进入隔离病房工作。医院启动应急状态后,因感染科人手短缺,抽不出3名护理人员达到轮值的要求,因此当时的隔离病区内,只有赵晨华一名护士。

“你要远一点和妈妈讲话”

赵晨华是河北邯郸人,也是两个孩子的妈妈。过年回不了老家,心情也有一瞬很难过,但一想到“疫情当前,你不上谁上?”她便毫不犹豫地站到最前线,一个人在隔离病房24小时连轴转。“我身体很好,正好派上用场。”

“目前,只是在某些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患者的粪便中检测出2019-nCoV核酸(新型冠状病毒)阳性,此外尚未有其他证据证实,此次新冠病毒存在粪口传播的可能,但主要传播途径仍为飞沫、接触传播。” 杨先照表示,医院中,对特殊病人的下水道会进行专门处理,但一般情况下,病毒在下水道存活的时间不会太长,公众不必过度恐慌。

“我很久没见妈妈了,我要妈妈抱……”

“累了就靠墙站一会,或者直接坐在地上”

穿上防护服,又闷又热,等待的时间也变得煎熬。赵晨华说,“刚开始,病房里都没有凳子,累了就靠墙站一会,或者直接坐在地上。”连续6天值班,最多的时候,她同时护理过8位隔离病人。

想起8岁的女儿和6岁的儿子趴在窗口,说想让妈妈抱抱的画面,赵晨华声音哽咽。

1月21日凌晨1时,赵晨华晚班下班,接到护士长何晓波的电话。此前,护士长何晓波单独找赵晨华聊过隔离病房的任务,赵晨华接到电话后,也就没多想,回复只有简单的两个字:“好的。”

“因为我原本的头发长度比较尴尬,扎不起来,穿着防护服工作的时候,头发总是容易滑到帽子外面。”因此,为了避免交叉感染、节省穿防护服的时间,赵晨华跟妈妈商量了下,把头发剃掉了。

赵晨华在隔离病房。受访者供 摄

在隔离病房护理期间,每天8时30分左右,赵晨华需要做进入隔离病房的准备。“一定要先吃好饭,上好厕所,因为一进去,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来。防护服、口罩资源都非常紧张,我不想浪费。”

“我身体很好,正好派上用场”

“我就剃了个头,真的没啥……”得知自己的“光头照”引起大众关注后,杭州市桐庐县第一人民医院感染科护士赵晨华很意外。自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发生以来,赵晨华作为该院第一批进入隔离病区的护士,已连续奋战144个小时。

提到粪口传播,很多人会回忆起非典期间淘大花园重度感染事件,单元楼的下水道布置会不会形成交叉感染?阻断粪口传播的途径有哪些?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北京中医药大学东直门医院感染科副主任医师杨先照。

赵晨华与两个孩子。受访者供 摄

比较常见的通过粪口途径传播的疾病有甲肝、戊肝、伤寒、霍乱、手足口病,还包括一些寄生虫疾病,比如绦虫病、蛲虫病、蛔虫病。 比如,农民用病毒污染的粪便给蔬菜施肥,如果没有将这些食物充分洗净烧熟,吃了这些食物的人就可能被感染;再如,被病毒感染的人排便后没有洗手,又直接用手接触了别人的食物或餐具,那一起用餐的小伙伴们就会被感染。

“保持手卫生是避免病菌传播以及预防医源性感染最重要的措施,因为手是最容易传播病毒细菌的身体部位,80%的病原体是通过手直接或间接传播的。”国家卫健委院感专家组成员、浙大二院感染管理科主任陆群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洗手原本就是防控工作中的必须步骤,也是国际医学界公认的预防感染措施中最经济、最方便、最有效的方法。

“你要远一点和妈妈讲话”。

在杨先照看来,切断粪口传播,除了不喝生水、不食生食外,“饭前便后”的洗手十分重要。洗手时应注意使用肥皂、香皂、洗手液等清洁用品,并用流动水冲洗,时长不少于20秒。

赵晨华与同事在隔离病房。受访者供 摄

粪口途径是传染病的一种传播方式,也叫作经消化道传播。一些传染性疾病的病原体能够在大便之中存活,所以可以通过消化道排出的粪便进行传播,如果这些带病原体的大便污染了手或者食物,那么就会病从口入,导致传染给其他人。

连续值班后,赵晨华原本有几天假期可以休息。“这两天在家,每天看着新闻,如坐针毡,不做点啥感觉我心里过不去。”因此,赵晨华又申请提前结束假期,回到一线继续“战斗”。(完)

“我已经接触过病人,为了不让其他护士多一份危险,我决定直到这些病人结果检测出来,再找人替我。”赵晨华说。

剃光头是一种决心,面对来自大家的关心,赵晨华说,“只是为了工作,减少自己感染的可能性,想安安全全回家。”而此前,她已经连续6天奋战在一线。

“不仅是身体上的压力,当时心理其实也还是有压力的。因为检测结果还没有出来,不知道病人是否真的感染上病毒。”赵晨华说,所幸,当时的病人检测结果基本都是阴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