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那些事儿】“世界工厂”加速复工复产外媒稳定全球经济发展信心

本周,广东和浙江的一些城市组织了巴士和火车专列将工人从家乡接回工厂。

浙江省台州市甚至安排了几架飞机,接回来自重庆、贵阳、成都、昆明和西安的工人。

一审、二审认为吴某与村委会均有过错,酌定村委会承担5%的赔偿责任,判令向吴某的亲属赔偿4.5万余元。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查,依法裁定对该案进行再审。

西班牙《经济学家报》乐观预计,随着疫情传播速度逐渐放慢及中国企业自2月10日起逐渐复产,中国经济活动有望在1个月内恢复。

法院认为,吴某因私自爬树采摘杨梅跌落坠亡,后果令人痛惜,但行为有违村规民约和公序良俗,且村委会并未违反安全保障义务,不应承担赔偿责任。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但适用法律错误,处理结果不当,应予以撤销。再审驳回吴某近亲属要求村委会承担赔偿责任的请求。

目前,日本、韩国、欧美等热门出境游目的地疫情出现扩散迹象,业内普遍预计,旅游行业消费市场将继续承压,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百程的倒下只是开始。

不过,随着近年出境游的火热,百程的运营状况有所改善。经济观察网查阅百程历年财报发现,2017年,百程的亏损额为2795万元,同比减亏38%,2018年上半年,亏损额为1286万元,同比减亏30%。

百程的转型是扭亏的重要原因,近年,百程逐步从单一的签证办理业务向目的地业务、签证业务双轮驱动转型,从2018年半年报信息看,百程的签证办理业务占营收的45.94%,目的地业务占45.25%,而2016年,目的地业务占比只有不到18%。

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官方微博截图

多位业内人士介绍,百程旅行网虽然是签证方面的龙头企业,但由于签证办理业务门槛较低,竞争对手众多,利润也较低,因此百程始终处在一个较尴尬的位置。

再审认为,村委会作为该村景区的管理人,虽负有保障游客免遭损害的义务,但义务的确定应限于景区管理人的管理和控制能力范围之内。村委会并未向村民或游客提供免费采摘杨梅的活动,杨梅树本身并无安全隐患,不能要求村委会对景区内的所有树木加以围蔽、设置警示标志。

百程是国内最大的线上签证服务机构之一,主要从事在线签证办理业务、旅游度假服务、目的地服务以及企业国际商务旅游业务。

重庆公共运输职业学院党委书记彭超介绍,在春运、暑运最繁忙地段设“第二考场”,重在考察学生公共交通运输专业思想、服务技能、安全规范、服务意识等是否牢固树立,帮助学生在实践中应用、检验课堂所学,达到学以致用、以考促学的目的。

2016年4月,曾松带领百程正式挂牌新三板,阿里为百程第二大股东,彼时,业内认为,百程将成为阿里系对标行业龙头携程的重要突破口。

2月17日,投资公司黑石重申会增持新兴市场股票,中国是其中的主要选项。

曾松表示,目前公司债务过高,在疫情影响下,旅游消费需求几乎为零,公司已经无法支撑,下一步将优先处理好员工的薪酬问题以及客户的退票问题,积极处理银行债务。

更多相关资讯请关注:指环王:咕噜专区

投资公司摩根士丹利在一份最新研究报告中写道:“宏观和微观数据显示,中国的生产活动正在恢复,到2月底将达到正常水平的60-80%,到3月中下旬将恢复正常。”

然而,疫情的影响下,大举转型的百程受到重创。

据介绍,广州市花都区某村是国家AAA级旅游景区,村委会在河道旁种植了杨梅树。2017年5月19日,该村村民吴某私自上树采摘杨梅,不慎跌落受伤,经抢救无效死亡。其近亲属以村委会未采取安全风险防范措施、未及时救助为由,将村委会诉至花都区法院。

2014年,百程就曾经遭遇过重大的财务危机,连员工工资都无法筹措到,曾松卖掉了自己名下的不少财产筹措资金,才得以度过难关。

目的地业务本身需要大量的资金支持,因此,百程使用了融资、贷款等手段获取现金流,在出境游业务向好的时候,现金可以不断流转,但在疫情冲击下,出境游需求停摆,债务压垮了现金链条。曾松坦言,目前的公司债务已经过高,难以为继。

经济观察网联系百程旅行网创始人兼CEO曾松了解到,该文件确为公司内部文件,内容属实。

吴某作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成年人,应当充分预见攀爬杨梅树采摘杨梅的危险性。该村村规民约明文规定,村民要自觉维护村集体的各项财产利益,包括公共设施和绿化树木等,吴某私自上树采摘杨梅的行为,违反了村规民约,损害了集体利益,导致了损害后果的发生。吴某跌落受伤后,村委会主任及时拨打了急救电话,另有村民在救护车抵达前已将吴某送往医院救治,村委会不存在过错。

曾松是中国出境游三大批发商之一“华远国旅”的创始人,2011年,百程旅行网从华远国旅拆分成为独立运营的主体,由曾松掌舵。

(责编:何淼、曹昆)

但在2016年10月,阿里旗下阿里旅行正式更名为飞猪,这意味着飞猪将承载阿里的大量资源,与携程打擂台。百程的地位也随之变化。

文件显示,受新冠疫情影响,百程资金不能维持公司继续运转,为此,公司将进行全面善后处理,请员工给予理解和支持,并提前做好自谋出路的准备。

曾松还表示,暂时没有进一步的创业打算,始料未及的疫情对旅游行业产生了严重影响,不能确定下一步是否会有更多中小型旅游业公司支撑不住。

黑石投资分析师写道: “我们认为,即使考虑到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的影响,在未来6至12个月内,这也是一个有利的风险资产。”

经济观察网 记者 饶贤君 

制作人Fiebig表示,游戏《指环王:咕噜》将在2021年发售于全部相关平台(all relevant platforms),这应该意味着PC与XBOX以及PlayStation的主机平台,详情还需等待官方公开,敬请期待。

文章称,中国采取措施封锁城市,实施旅行禁令,虽然一段时间内影响了经济,但另一方面,这些措施也让投资者感到,疫情将在湖北得到控制。

福布斯新闻网的评论称,由于相信中国能够遏制住新型冠状病毒,投资公司几乎普遍认为中国经济V型复苏只是时间问题。

本文由游民星空制作发布,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的一位官员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广东、江苏和上海等省市已有超过50%的大型工业企业恢复生产。

在抓好日常教学和专业思想教育的基础上,学院积极备考这场特殊的考试,每年都要面向参加春运志愿服务全体学生和带队教师,开展春运志愿服务专项培训,内容主要包括服务流程、规范、安全、纪律、礼仪、着装等,并在校内全国城轨与高铁技术共享实训基地开展模拟实操训练。

截至目前,重庆公共运输职业学院已连续6年在春运、暑运一线设“第二考场”,共开展服务公共交通的寒暑假社会实践累计38个项目,参与社会实践服务活动学生达到2万余人次,教师达到600余人次。参与成都铁路局重庆客运段的铁路春运(暑运)服务,累计服务里程130万公里,累计服务3000余趟次,累计服务时长15万小时,服务铁路出行旅客达1200万人次。

在充分调研、反复论证的基础上,学院构建了“学生职业素质教育积分体系”,把春运、暑运志愿服务纳入其中,作为一项重要的考察内容。春运结束后,学院相关部门会按照该积分体系,根据在志愿服务期间表现,结合学校和合作企业带队教师评价、旅客的反馈意见,对每名学生作出客观评价。

春运大幕开始前,学院还协调相关合作企业,分批组织期末复习考试前后无课和无考学生,到重庆城区铁道、轨道、索道,重庆、成都客运段相关车队等准春运一线,开展跟岗见习,尽快熟悉相关业务流程,为春运志愿服务做好充分准备。